无猫狗的村庄,浅析我国农业土壤表层的生态环境

近日读到一篇文章《乐清生态环境污云笼罩》,还是再度感到愤懑。报道说,乐清是著名的低压电器生产基地,低压电器总产值达400多亿元,占全国市场份额的六成以上,其创造的产值高居温州各县之首。然而,在经济高速发展的背后,环境却付出了高昂代价。1.4万亩淡水养殖场被严重污染,69个村庄发生大面积贝类死亡;更令人揪心的是,在一个紧邻电镀厂的村庄,19人患上同一种病症,已有15人相继病故。经北京农林科学院、浙江大学化学研究所对水样、土样的检测,显示多种有害重金属严重超标。被污染的上好耕地大部分已经撂荒,成熟的农产品村民不敢食用,迫于生计,违心地拿到集市上卖掉。

众所周知,提高农业可持续发展能力,就应该关注人类生存的基本资源——土壤以及农业表层土。可眼下人们对耕地的高强度开发和不合理的利用,已经严重损害了土壤结构。2001年的环境质量公报显示,我国农业土壤的生态环境总体趋于恶化、农业生产受到严重影响,这种损害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土壤沙化、酸化速度惊人
从全球荒漠化的扩展速度来看,全球每年有600万公顷的土地变为荒漠,有2100万公顷土地因退化而不能生长作物。而在中国,从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的20年间荒漠增加了1500平方公里
,80年代2100平方公里,90年代末3460平方公里,目前总面积已达267.4万平方公里。造成荒漠化的很大的原因是大量砍伐,肆意放牧,垦荒等。从历史上的教训来看,如在秦汉时期,随着秦朝势力的强大,以种植业为主的汉民族向北推移,对草原进行了大规模的屯垦,破坏了草原植被,造成了北部许多草原和绿洲沙漠化,例如:乌兰布赫草原沙漠化、吉居延海绿洲沙漠化。又如在清朝末年,由于人口达到4亿多人,人均粮食不足,由此带来清朝末年的大面积垦荒,大面积的人工植取代了自然植被,造成中国的北方草原的生态环境的恶化。现阶段的我国,为了养活日益增多的人口,人们不得不在短期内最大限度的提高农业产量。结果是过度利用了土壤表层土这种“可更新”的资源。由于长期忽视了保护土壤的必要性,大量表层土被冲走,或者被风吹走,农业系统中土壤的损失则更为严重,每年每亩损失达到几吨的程度。公报显示如果是草原和森林的生态系统,一般都可以通过自然腐殖化过程自我补偿。但是,由于我们大面积地破坏自然植被和森林引起的水土流失、过度放牧引起的草原退化、大面积开垦草原引起的土壤沙漠化,其创伤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有的甚至不可逆转然,通常是通过几百年或几千年才可以产生出现今我们厚厚的土壤层,而认为的行为加剧了土壤流失的速度。农业经济学家来斯特。布朗说过,耗尽了石油储量,文明世界还可以维持下去,可是耗尽了全世界的农业表层土,文明世界就无以为生了。这句话深刻地揭示出,如果生态环境受到破坏,那么今天的繁华都市到明天只会留下一些“荒芜了的古神殿”。柏拉图描述了希腊兴邦初期至他所生活的时代间雅典土地所发生的变化,先前富饶的土地只剩下一付病秧秧的骨架。所有肥沃松软的表土都被冲蚀殆尽,剩下的只有光秃裸露的骨架。当时每年滋润土地的雨水,毫不留情的把这些光秃秃的地上土层冲到海里。希腊古城中现在已经荒芜了的古神殿,正时时刻刻提醒我们如不想再经历同样的道路,就必须从现在开始来保护我们宝贵的农业表层土资源。
关于我国土壤酸化的面积,已占国土面积的40%以上,比上世80年代增加了一倍多,并且在南方地区更为严重。尽管土壤酸化主要由酸雨引起,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由于我国大量使用化肥对土壤环境产生的酸化污染,其主要表现为氮肥特别是大量铵肥的长期大量地使用,铵离子进入土壤后在其硝化作用的过程中释放出氢离子,使土壤逐渐酸化。铵离子能够置换出土壤胶体微粒上起联结作用的钙离子,造成土壤颗粒分散,从而破坏了土壤团粒结构。大量施用氮肥,也给土壤引入了大量非主要营养成分或有毒物质,如硫铵中的硫酸根离子和氯铵中氯离子,或尿素中的有毒物质缩二脲,它们对土壤微生物的正常活动有抑制或毒害作用。土壤酸化不仅破坏土壤性质,而且会促进土壤中一些有毒有害污染物的释放迁移或使之毒性增强,使微生物和蚯蚓等土壤生物减少,加速了土壤一些营养元素的流失。我国东北地区一些农场长期使用氮肥,表土PH值由5.0降到4.3,土壤板结普遍严重,有的已经丧失了农业耕种价值。
2、土壤老化、土壤肥力下降
“凡土种三五年,其力已乏”。由于我们在前几年过多的利用化学肥料来提高农作物的产出,过度的摄取使得土壤中的微量元素减少急剧,使得农产品质量下降,造成了现今人们普遍认为的米不香、瓜不甜、果无味等。土壤老化、土壤肥力下降因素是多方面的,其表现为高产量的农作物从土壤中携带出的养分量与施人土壤中的养分量不协调,主要是由2个方面因素造成的。
一、土壤表层土的侵蚀。现代农业兴起以后,由于长期以来对农业生态平衡问题认识不足,没有正确处理好发展生产和保护生态环境,开发利用资源和保护增殖资源之间的关系,造成违背生态规律,片面追求农业产量,用单一的粮食生产结构去代替多层次和复杂结构的农业系统。在人口不断增长和耕地不断减少的情况下,往往是盲目地毁林毁草开荒,围湖围海造田,结果造成了生态平衡的破坏,生态状况日益恶化,由于毁林毁草开荒,土壤侵蚀加剧,导致的土壤养分退化和生产力降低,已成为制约土壤资源持续利用和农业生产发展的主要因素。土壤中除了N、P、K大量元素以外,还有一些常量元素和微量元素Cu、Zn、Mn、Fe等也是植物生长必需的重要部分,这些元素同时也是评价土壤质量的重要指标。当绿地被人为开垦耕种后。破坏了有机植被,导致土壤侵蚀加剧,土壤有机质和N、P、K等大量元素和微量元素养分严重流失,生物活性降低。因此,林区草地被人为开垦破坏后,土壤侵蚀带来土壤养分流失,导致了生态环境演变。
二、人们施肥的不合理。在我国,迫于人口压力,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片面追求高能量的输入和产出,但是由于农业耕作对象科技水平、管理水平低下,造成了农业土壤表层土质肥力的恶化。使用化学肥料可以暂时掩盖损失掉的土肥。但是化学肥料不能代替土壤中的自然肥力。一般说来,农作物生长中必不可少的元素有氮三种以及一些。土壤里这三种元素需要我们人为的增加其含量,其余30种植物所需的微量元素如锌、镁等都可由土壤供给。
而我国施肥时一般是以氮为主,磷次之,钾最少,而农作物从土壤中吸收的养分量以钾最多,氮次之,磷最少,在生产中,我国很少单独施用钾肥,施用的有机肥料中钾素含量也比较低,钾素养分在土壤中入不敷出的问题日益突出,同时造成土壤中的氮量元素逐年增加,磷元素不断积累的现象。尤其在连续施用同一种类或性质相近的肥料时,农作物对肥料的选择性吸收就造成一些养分迅速减少,另一些养分逐渐积累,加速了土壤养分不平衡。农作物的长期生产,将会使得土壤的养分平衡及比例失调更加明显。
另一方面,由于土壤中养分不平衡和其比例的失调,某些过剩的化肥元素大量积累在土壤表层,同时存在随雨水冲刷流失而污染周边的环境的危害。化肥元素大量积累对农作物生产极为不利,会造成农作物的病害,降低产量和品质。这就是我们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相比,农产品中各种化学成分含量偏高的原因之一。例如农产品中硝酸盐超标主要是过量使用氮肥所致,而合理施肥、平衡施肥可大大降低硝酸盐含量。另外,在栽培方法上运用不当,也易造成硝酸盐累积。如催生栽培方法中,大量使用氮肥和生长激素,使得作物的生长期大大缩短,其中肥料中的氮素不能充分在光合作用中形成蛋白质,导致硝酸盐大量累积在瓜果菜内。
3、重金属污染严重
我国受重金属污染的土壤面积达2000万公顷,占总耕地面积的1/6,因工业“
三废”污染的农田近700万公顷,使粮食每年减产100亿公斤。有资料显示,华南地区有的城市有50%的耕地遭受镉、砷、汞等有毒重金属和石油类的污染;长江三角洲地区有的城市连片农田受镉、铅、砷、铜、锌等多种重金属污染,致使10%的土壤基本丧失生产力。
重金属污染的危害主要是降低了作物的品质,同时也影响土壤中的微生物活动。关于重金属对土壤系统的污染研究目前已进行得很多,作为重金属一般不易随水移动,不易被微生物分解,因而常在土壤中积累,含量较高时能降低土壤酶活性,使之失活。超过一定量的重金属能抑制土壤呼吸作用的进行,能破坏参与蛋白质和核酸代谢的蛋白酶、肽酶和其它有关酶的功能,同时还能在植物体内大量富集,也会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中,对人体组织和器官有毒害作用,如在日本发生的着名的“骨痛病”事件。另外,据土壤一植物根际营养研究表明,土壤中的有机物质以及施用的厩肥、人粪尿和绿肥中的很多营养成分在未分解前作物是不能吸收利用的,只有变成可溶性物质,才能被作物吸收利用。完成这种功能的就是生活在土壤中的细菌,放线菌,糸状菌等各式各样的微生物。
例如
磷细菌微生物,能分解一些含磷有机物,为植物提供可利用的可溶性磷肥。硅酸盐细菌能把钾从含钾丰富的石块中分解出来溶解于水中,供植物吸收利用土壤污染和微生物在地球表层的物质循环实现重要的任务。植物遗体等有机物的一大半,都是由这些土壤微生物分被解成为无机物,再被植物循环利用。所以说,如果土壤微生物失去机能的话,这个循环中断,可以说说生态系统被破坏了。重金属土壤污染,不仅仅只是通过污染作物和污染地下水影响人类的健康,土壤中的微生物也受到影响。在重金属污染或土壤酸性化的土壤中,有细菌和放线菌减少,糸状菌增加的倾向。重金属和酸等污染物的增加打乱了土壤生态系内的微生物间相互影响构成平衡的生态系,导致土壤中微生物种类的变化,降低了土壤中有机物分解机能,为了说明真相,日本的学者服部浩之比较了土壤中的细菌,放线菌,糸状菌的有机物分解能力。其结果如图1,在细菌,放线菌,糸状菌中,接种放线菌时氨生成量多,糸状菌的生成量不超过放线菌的1/5左右。这个结果可以显示菌群分解有机物活性的不同,重金属和酸性化导致土壤中微生物种类的变化,暗示着对有机物的分解机能发生变化。实际上,向土壤添加各种浓度的重金属,调查看看微生物数量、土壤的有机物分解量,就能确认放线菌数量的减少和有机物分解量的减少相对应,。这样地,土壤污染是通过对土壤微生物的影响,从而影响到其有机物的分解机能。关于重金速污染物影响微生物的未知点很多。我们有待于将来进一步讨论。
4、农药污染触目惊心
我国是发展中的农业大国、人口大国,也是农药生产和使用大国。近年来我国农药总施用量达130余万吨,平均每亩施用接近1公斤,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并且在土壤中的残留农药量一般高达为50%~60%.大量农药的大面积喷洒对土壤的污染可以看作是一种
“面源污染”。同时大多随地表径流来污染地下水和地表水。
农药进人土壤的途径主要是农药直接进入土壤
(如使用除草剂、拌种剂和防治地下害虫的杀虫剂)和间接进入土壤的(如防治病、虫、草害喷洒于农田的各类农药,有相当部分落入土壤表面;农药随大气沉降、灌溉水和动植物残体而进入土壤)。
农药对农业生态环境污染的原因,从历史原因来看,主要是我国以前使用的农药都是广谱,杀灭性强、持效期长的品种,尚未重视其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在管理方面侧重对农药质量及药效的监督。缺少农药安全性评价,缺少对农药毒性的监测系统。由于对农药毒性了解和监督不够,造成高毒、高残留的农药如六六六的使用量长期占我国农药总量60%以上。严重污染土壤农业生态环境。另外由于有些农民环保意识差,农药使用不当,在使用技术上单纯追求杀虫、杀菌、杀草效果,擅自提高农药使用浓度,甚至提高到规定浓度的两三倍,大量过剩的农药导致直接接纳农药和间接接纳植物残体的耕种表面土层中农药大量蓄积,形成一种隐形的危害。同时在土壤中残留期长的农药残留物质对后茬作物也造成污染。如80年代使用的六六六现在仍可在土壤中测定出来。这些农药将直接污染土壤和作物,还会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导致人体生理过程的致命恶变。
总结
1975年《美国农业研究计划书》比较明显地反映了美国农业在环境和能源压力面前的新变化。该计划书指出:“改造农业技术是世界大幅度提高粮食产量的唯一途径。重点应放在提高可更新资源的产品产量上,增加可更新资源对食物、饮料和工业的生产力,应成为国家的首要任务。农业研究上要求投入不可更新的资源最少,而获得的产量最多。”日本科学家也提出了要改变偏重于“无机农业”的做法,而转向“有机农业”的发展,以防止可更新的土壤耕种表层土转变为不可更新的资源。作为对策,我国在保护农业土壤资源方面也应当努力做到以下几点。
1、针对我国土地资源比较严峻的现状,严格保护现有耕地,保护土地资源和土壤肥力。为此必须发扬和坚持我国农业注重精耕细作、注重实施农家肥的优良传统,改善土壤的物理性质,增强保水保肥。
2、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发展生态农业。自古以来,我国就有许多优良传统和生产经验符合生态农业的原则。如《沈氏农书》把养猪、酿酒、种庄稼联系到一起,指出:
“相继而生成,相资以利用”,这正是我们所强调的物质的循环利用、重复利用,以促使经济效益不断增长。在当今我们更要大量地发展生态农业,尽管有时会与经济效益相抵触。
3、加强水土保护,植树种草,提高森林和植被的覆盖率,促进我国农业向良性发展。实施退耕还林、退耕还草工程,改善生态环境,有效遏制狂风暴雨和径流对地面的冲刷,缓和风雨侵蚀。特别要在山区坡耕地和梯台地中大量种植,固土护坡护埂,防止水土流失。
4、积极发展农业新技术,科学种田,提高生产力水平。我国的人口压力下,作为提高粮食产量的途径之一就是发展农业新技术,提高农民的科学生产技术,科学平衡施肥,科学地增加和补充中、微量元素。

自2005年以来,身为中国科学院博士生导师的我,带领一批批研究生一直在自己的家乡山东省平邑县卞桥镇蒋家庄进行生态农业实践,承包了约40亩低产田,办…

中国用二三十年的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近百年的工业化之路,许多人已习惯将大国地位、大国心态挂在嘴边。今天的中国人已成为众多时尚之都最受欢迎的消费者。城市的规模越来越大,高速路四通八达,小汽车已成为普通家庭的代步工具。

自2005年以来,身为中国科学院博士生导师的我,带领一批批研究生一直在自己的家乡山东省平邑县卞桥镇蒋家庄进行生态农业实践,承包了约40亩低产田,办了一个生态农场。我们目睹了中国农村的很多变化。其中印象最深的是,这10年的生态农业实践中,中国农村的污染问题不但没有改观,反而越来越严重。由于普遍采取了违背自然规律的生产模式,同时城市垃圾大量进入农村,发达地区淘汰的产业在落后农村落地,因此,农村中出现了多种污染。本文章所反应的问题,是我们通过调查发现的真实现状。

这一切似乎都逼近中国人一直以来的梦想。

调查之一:令人窒息的臭味

然而,路修得再宽,是让人走的。房子盖得再大,是让人住的。

2015年7月,山东几省连遇高温,部分城市达到40度。在这样高温天气下,一些化工厂、养殖场散发的臭味令人窒息。

以人为本,永远应该是第一位的。

在我的生态农场西北角,两年前出现了一个非法养殖场,属于工厂化养鸭,鸭子从蛋壳出来到长大25天即可以出笼。在其上游就有一个规模化的屠鸭厂。屠宰后的鸭子进入到南方城市,被一些不知情的消费者吃掉了。经济发达的地方,为转移污染,将工厂化养殖场和屠宰厂转移到了经济相对落后的沂蒙山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里恰好位处水源地上游,这里的污水与生产的垃圾食品又回到了他们的餐桌。

我的一个朋友出生在河北著名的产棉区,据他讲,小时候的故乡水坑星罗棋布,夏日孩子们脱光了衣服在水坑里嬉戏,至今仍是他最快乐的回忆。
水坑盛产一种八寸长的金红色鲤鱼,农民们下坑捞鱼根本不用工具,只穿短裤徒手下到坑里,几分钟就可摸到几条活蹦乱跳的鲤鱼。更奇的是,到井里担水,一桶水提上来,总有几条寸长的小鱼游在其间。然而,几年前他再度回乡,村庄早已不复童年时的模样。曾经闪着波光、跳跃着金红色鲤鱼的水坑早已干涸,长着没人高的荒草。因为棉花招虫,大剂量使用农药,所有的沟渠井水均遭污染,妇女喝了四十岁就开始掉牙,显出老态。农药战胜了虫害,苍蝇蚊子几近绝迹,这或许是好事,但猫狗也无一逃生没有了猫狗的村庄有些异样的寂静。

臭气来自养鸭场的鸭子粪便,平时气味就很大,再遇到到高温,臭气浓度增加几倍,臭气熏天。尽管政府规定畜禽粪便要干湿分离,不准冲洗,但这些黑心养鸭场不管不顾,照样用水冲,不仅严重污染了周围河流,在冲洗过程中还添加了大量火碱,这样的鸭粪不仅不能肥地,还会烧死庄稼。

上世纪九十年代,白洋淀曾重现旧日荡漾的碧波,我曾两次去那里游玩。阔大的水面,高高的芦苇荡,摇着船桨的渔家,算得上名副其实的华北明珠。但两年前再去,水位下降,许多湖面已无法行船,且污染严重,散发着恶臭。

之所以25天鸭子就能够出笼,得益于大量使用饲料添加剂,各种重金属、抗生素、激素都添加到饲料里面,让鸭子异速增长。不要说这样的鸭肉存在严重的质量安全问题,就连粪便都存在严重的环境污染,长期在鸭场工作的农民也有健康隐患。

由此,我不再吃曾经非常喜欢的白洋淀产咸鸭蛋。

最近临沂市在铁腕治污,希望借此春风,对于存在偏远农村的严重违背自然规律、严重污染生态环境的养殖场予以清理,早日还沂蒙山人民久违多年的绿水青山。

近年来,北京的春天频遭沙尘暴袭击,但没有沙尘的日子仿佛更糟。只要三日无风,空气中就充满了比之沙尘更有害的城市废气。一片树木成林,可能需要几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然而让它成为建筑工地却只需机器轰鸣的短短几天。肥沃的草原一旦变为荒漠,恢复其生机不知要耗费多少时日的努力。这其中的收获与产出并不成正比。十多年前,我看过电影《黑骏马》,写的是草原上发生的爱情故事,漫无边际开满野花的丰茂草原充满了画面。但导演说,这些美丽的草原在国内已找不到,无奈之下只好将摄制组拉到蒙古采景。

调查之二:地下水不能喝了

我们已经为发展付出了太多代价,甚至透支了许多后人应当享用的资源。

我们在农村调研,发现买水喝的农民越来越多了。最早发现农民买水喝是2013年春节前后,今年村民发现买水喝已成为普遍现象。沿沂蒙山金线河两岸的十几个村庄,当年都是到河边沙滩取水喝,或者每个村里都有井,喝的就是浅层地下水。如今,河里的水早就不能喝了,现在井水也不能喝了,连镇上供应的自来水也几乎不能喝了。

再发展也不能以生命健康为代价,这似乎是浅显不过的道理。希望这不仅仅是嘴上说的道理,而成为全社会行动的共识。让被污染的土地重新变得肥沃,让变臭的河流再度游动着鱼虾,让光秃的荒山被绿阴铺盖,但愿那样的日子不太遥远。

有条件的家庭花钱打深水井,打井变成一个产业。

柯云路,中国著名作家。在文学领域,著有长篇小说《新星》、《龙年档案》、《芙蓉国》等二十余部,并多次引起轰动。在文学以外,著有心理学专著《破译命运密码》、《工作禅二十四式》,教育学著作《中国孩子成功法》、婚恋研究专著《婚恋潜规则》、《爱情真相》等,皆受到读者欢迎。

河水不能喝是沿河工业尤其屠宰业、工厂化养殖业造成的,河水已严重污染,成了劣五类水;浅层地下水不能喝是农业污染惹的祸,农民为图省事,减少向土地上投入,使用大量的化肥、除草剂等农药,最终导致了赖以为生的地下水不能喝了。原本喝水不要钱的农民,今天尝到了花钱买水喝的苦头那水是要天天买、顿顿买的啊。

文章来自:淘狗网

水是从山上买的,村庄的上游就是蒙山,蒙山由于植被覆盖好,少农田,所产生的水干净还有一丝丝的甜味。然而,几年前我去考察,发现那里的水源也面临着污染隐患。由于游人增多,山上遍布各种农家乐餐馆,餐饮业的废水直接排放到水源中去。

农民向环境中使用了多少化肥农药?一般一亩地三四百斤化肥,两三斤农药,这些化学物质,能够被利用庄稼或保护庄稼的,占10%~30%,也就是说大量化学物质是用来污染的,污染的比例高达70%~90%。大量化肥、除草剂等农药、地膜造成土壤污染和土地肥力的严重下降,土地肥力下降又带动了农药化肥产业兴旺。政府在源头补贴化肥、农药、农膜等,以至于这些化学物质非常便宜,使用起来连农民都不心疼农民除一亩杂草,除草剂的费用仅为2.1元!

调查之三:害虫越杀越多

进入7月,调查区平邑县卞桥镇石桥、南安靖、卞桥、西荆埠、黄埔庄等几个村子的农民开始忙碌起来。农田里爆发了一种钻心虫,专门啃食玉米芯,即顶端的幼叶,吃完后就钻到植株下面的部位,非常难以治理,农民恨之入骨。

农民每年都要向地里打多遍农药,加上播种期用农药拌种,使用农药四五次属于正常,如果种植果树,每年打药的次数高达20多次。

现在的农田充满了杀机,害虫几乎都是经过农药洗礼的,农药越用越多,而害虫似乎也越战越勇,在过去一百多年的人虫大战中,化学对抗的胜者似乎是害虫而不是人类医院里癌症病人越来越多,而害虫繁殖速度依然成倍增长。

害虫在农药胁迫下,会出现进化,这个进化是在农药诱导下产生的。据说有些害虫泡在农药原液里也毒不死。这类害虫进化出来了一层隔离液态的蜡质毛。如果有人研究农药诱导的害虫进化机理,应当有很好的科学发现。农民不知道其中的原理,每年继续有成吨的农药倾倒在农田里。

有些虫害是农药商和农药贩子人为制造出来的恐慌,为了吓唬农民,其目的是兜售其农药,他们不关心农民是否治住了害虫,他们关心的是农药的销售量。

当农田出现的害虫的时候,仅仅是每亩出现2~3头害虫的时候,植保专家就建议农民喷洒农药,还推荐他们使用哪一种农药。如果不打,农民们经常听到的是下面的话:

你不打农药吗?不打庄稼都毁了。

一些政府官员也成了农药商的传话筒:不打农药,产量会减少70%,甚至会绝产。

现在农药的名称越来越奇怪,如一步绝、一月无虫等,既充满了对害虫咬牙切齿的恨,又充满了对农民的诱惑不怕你不来买。

调查之四:河流变成臭水沟

山东省平邑县卞桥镇蒋家庄村的东面有一条小河,叫金线河,是沂河的上游。沂河是淮河流域泗沂沭水系中较大的河流,从江苏入海。在没有自来水的年代,沿河十几个村庄的村民就是靠这条小河生活,无论是地表水还是地面水都能喝,不需要进行水处理。这条河至今也是临沂市以及沿线城市的水源地,但需要进行各种水处理措施。

过去村里还没有空调的时候,这条河就是天然的避暑地。在炎热的夏季,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就是用这条河去除身上的热气,男人在上河洗澡;女人在下河洗澡,但男人的权利是白天和黑夜都能洗,而女人只有在晚上才洗。

村里人对这条小河有着很多的回忆:

河里有很多的鱼,夏天发洪水时可以在浅滩上抓到几十斤重的大鲤鱼,鱼是从上游水库里跑出来的,水流平缓时也能看到一些鱼儿在浅浅的水底下静静地呆着。有一种鱼,我们叫它沙里趴,用手就能抓住,至于深水里的螃蟹、虾米、青蛙、泥鳅等就更多了。孩子们用笊篱就能捞虾,手巧的还会织渔网,并织成簸箕的形状,绑在长杆上,就可以抓到更多的鱼。小河再往远处流便是密不见人的森林,胆小的孩子是不敢走进去的。森林里有一种叫小黄雀的鸟,羽毛金黄,小而灵活,孩子们的弹弓很难打到它。一到夏天,数不尽的知了响彻整个森林,天气越热,叫得越欢,这时候,孩子们最高兴的事就是一下课就去粘知了,拣知了皮,逮知了牛。

今天,这条小河已经严重变臭,不能游泳,更不能喝了,水里的鱼虾没有了,沿河的芦苇荡没有了。这条河每天都要负重将各种污染物搬运到下游去,再经过沿线的城市,最终流向大海。

据村里人介绍,河水变质是从砍伐当地森林开始的,这个过程大约发生在1982年前后,首先是分了集体林,将多样化的当地森林卖掉分掉,然后种植上清一色的杨树。随后,人们发现了发财的机会卖沙子。由于城市急剧发展,大量需要沙子,金线河的沙子被层层截挖,这里的沙子被制成混凝土,撑起了一座座城市。

后来,人们沿河疯狂建各种养殖场,大都是工厂化速生养殖场,养鸡养鸭,污水直排金线河;鸡鸭多了之后,于是就沿河建起了屠宰场,屠宰废水基本没有经过处理就进入了金线河。

还有其他大小工厂,以及农田里排放出来的化肥、农药、地膜的碎片,下雨的时候也随着地表径流进入了金线河。

这条曾经美丽的金线河,早在20年前就已经名存实亡了。现在山东乃至整个内地省份,已经很难找到沙子了。而底泥中的重金属等物质也需要专门的处理恢复,其代价的是昂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