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然很想你,月入尘喧

漆黑的夜空划过一簇流星绽放出最炫丽的光倏忽却又陨落一切又归于暗淡

     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只是突然,突然地想起你,然后,很想,很想……

“琳琅的琳……”秋默念这个名字,不禁微微一笑:这可是个十分雅致的名字,看来冥月森林的土著也不是那么土。

发烫到极致的骄傲终究敌不过命运的安排她比烟花寂寞如胶卷般点滴褪色

   
 没有现在,没有未来,只有过去,只留记忆……窗外一场雨,不知不觉中,淋湿了所有,同时也淋湿了那份关于你的记忆。在懵懵懂懂之中,你给了那么那么多,而在目不暇接中,一切却幻然消逝。终究一场梦,现在不会再有,未来也许更不会。

“那找到以后呢?”薇问,“宇夜那么厉害,他设下的记忆封印,我们能解开吗?”

血红黄昏早已在过去消逝你泰然自若地迎接黑暗揭开被夜幕笼罩的眼帘就像置身于漆黑的棺木之中犹如空洞的人偶一般

     
 一路走来,我给你的每次都是失望,每次都是悲伤。我知道您一开始就对我的期望那么那么大,而我却哪次没有让你不伤心。你指着那张30分的数学㈡卷说,这就是我最喜欢的那个学生考的。强颜着嘴角挤出一丝笑,浸着伤,透着痛。“最喜欢的”,呵呵……我从来没想到,我也不敢这么想,更意料不到您会说这样的话。我想我的普通,我的平常,何以夺得您的青睐,但事实很伤心。我不敢奢求什么,因为我真的不配,我或许只是您教过的连普通学生都不如的一个,我只奢求能常和您说会儿话,能常见到您。我真的谢谢您,谢谢您那晚陪我在星空下散步。那次真是开心极了,满天满天的星星,心情顿时舒畅了很多。原来湿透了的心情,或许只为一个及其幼稚的答案:因为您好久没和我说话了。呵呵,是不是很幼稚?但这是事实(有点小孩子气儿吧?跟你学的,哈……)。  

幻雪女神微微一笑:“说难不难,说容易却也不容易——在这件事情上,她自己的意志和信念非常重要。记忆和个人意志紧密相连,当记忆封印的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时,解开封印就需要她意志的配合了。”

我踮起脚尖通过紧握之手的冰凉放眼向前方望去才发现还有另一个我的存在虽然不知道是谁

       
我知道,您知道我喜欢角落,喜欢安静,但您知道吗?我喜欢静静地呆着,待在静静的角落里,轻轻地想着你,想着过去有你时的点滴伤心与快乐,一次次温习那份永远属于我们的幸福。人总是怀旧的,我是会怀旧的,或许我很怀旧,但这是真的,彼时,此刻,想你,很想你。 

秋眉头一皱:“这意味着什么?”

诗应无言心中充满了恐慌但仍然期待着谜团重重的结局这可真是孰真孰幻但孰真孰幻又有谁知道呢

     
 雨夜里静静地发呆,星空下只身一人,全是无尽的沉默,我害怕,害怕眼前失去你的样子,害怕睁开眼却发现你早已走远,害怕梦醒后只留下回忆,可,终究只是一场美丽的擦肩而过。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一定死死地拽着你的衣角,永远不放手。可时间付渚东流终不会再回去,即使再回去,也不会再有那样的一个过去,也不会再记忆那样的一段回忆。我小心翼翼地捧着这份回忆,幽幽地就像做了一场梦,无一例外的结局,终究还是要醒来。

“这意味着,你们必须在她完全失忆的情况下,让她了解、相信并且接受自己的身份。”幻雪女神说,“只要她选择不相信,记忆封印便无法解开。”

历历在目的现在终将淡忘刹时间的光辉在蓦然消逝的记忆之底相互辉映寻觅流失的足迹

       
那么那么甜的经历已记忆,已别无所求,我只想记着这段回忆,记着那份幸福,记着那段秋冬春夏,记着那个你,保存到永远,永远。 

“这么好的事情,谁会选择不相信啊?”薇撇撇嘴,“当圣女多好?不老不死,无忧无虑的。”

这段记忆我抓紧不放就算再微弱我也定将其捧起从邂逅到疏离的时光至今仍然闪烁不熄曾经的时间想回去时就回去吧

       
或许你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但是,我只想说,是的,只是一个过客,我的生命中最美的过客。

薇没有深入去想,秋却明白,事情不可能像薇想的那样简单,她们需要考虑的也没那么简单。这应该是一个双向选择,只要有任何一方说“不”,计划就无法进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秋的顾虑是对的。”幻雪女神一眼看穿秋的想法,“生命系圣女统领三军,一定要慎之又慎,绝不可出差错。”

幻雪女神这么一提,薇也意识到自己想得太简单了,于是吐了吐舌头,说道:“知道啦。”

的确,生命系圣女号称四方战神,一旦四方世界有战事,她便是出征天使军的统帅。这样一个角色的回归,自然不能轻看。

四方世界和天界完全不同,管理体系也该完全独立,但实际上并不是:八大天使随时关注凡界情况不说,生命系圣女还可以凭借手中的“天兵银槊”,调动百万天使军。这样的安排前所未有,幻雪女神也从未有过解释,但圣女们猜测,这是为了方便控制四方世界局势,避免三十万年前的天神大战重演。毕竟五圣女和四方世界联系紧密,远非高居云端的天使可比,必要的时候让生命系圣女掌兵,能在最大程度上为四方世界提供支援。

至此,“黑暗源于死亡,天使成为死神”已经得到了解答,“光风水火难以合一,生命从远方走来”也得到了印证,“鬼门破镜”也有了合理的解释——“鬼门”就是通往地下世界的“门”,“破镜”,就是打破了地上地下两个镜像世界的封印。剩下的就是那几个关于五圣女的预言了:暗淡、禁锢、消逝、迷茫、漂泊……一切才刚刚开始,判断对错绝无可能,但秋总是忍不住去想:这些预言,究竟有几分能成真?

似是有所感应,幻雪女神朝秋看过来,眸眼深邃。

“秋还有事要问?”

既已被看穿,秋也不再回避,微一沉吟,道:“女神陛下,依您看,那个预言……值得相信吗?”

“五位圣女将遇风雨”,难道会从这里开始?

听了这话,薇也稍稍敛容,看向幻雪女神,等着她的回答。幻雪女神定定看了秋一会儿,终于说道:“我们出去说。”

两位圣女对望一眼,两手相握,跟在幻雪女神身后走了出去。

一路上幻雪女神都没有开口,秋的心便一直提着。好容易回到了大殿,秋屏住呼吸,准备细听解释,然而幻雪女神开口时,说的只是:“预言不是关键,关键要看你们如何选择。”

秋一下子愣了,薇也眨巴眨巴眼睛,不明所以。幻雪女神却对此视而不见,只自顾自垂下目光,轻轻一叹:“是时候了。四方世界毕竟是你们的世界。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你们自己去经历,自己去探寻。”

“可是女神陛下,如果宇夜真的那么厉害……”

“相信我,他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可怕——尤其是身在四方世界。”幻雪女神严肃地说,“你们的力量,才会让他害怕。”

薇一愣:“为什么?”

幻雪女神微微一笑:“因为你们是我的元素神,四方世界是你们的。”

这话就和打哑谜一样,虚虚实实若即若离,薇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怔怔看着幻雪女神,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追问。

看着那深不可测的银紫色眼眸,秋感到一阵不悦。又来了。每一次觐见,幻雪女神给秋的感觉都是:威严,悲悯,神秘,看透一切,然后语焉不详。这一次,这样的感觉尤其强烈。秋有心顺着幻雪女神的话继续追问下去,可是按照以往的经验,一旦幻雪女神开始打哑谜,就表示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她们再问也不会有结果了。

于是沉吟片刻,秋说的是:“那么,陛下,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幻雪女神微笑点头:“但说无妨。”

秋又犹豫一阵,才说:“连您也无法感应到晶的所在,这是不是说明,她已经被带到了地下世界?”

这话一出,薇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啊呀,对呀,那可怎么办?终极封印那么厉害,连神念讯息都穿不透,晶姐姐怎么回得来呀?就算我们去找,也无从下手呀!”她越想越害怕,不觉嘴已撅的老高,“反正我可要说好了,在找到晶姐姐之前——不对,是晶姐姐安全回家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花心思去找什么生命系圣女的。”

这话很是无礼,秋眉头一皱,捏了捏薇的手,示意她注意分寸。薇仍然嘟着小嘴,看样子很不服气,但终是不敢造次。

“你呀……”幻雪女神笑着摇头,“晶是你的姐姐,生命系圣女难道就不是了?”

秋也看着薇叹了口气,笑得无奈,薇却一脸理直气壮:“本来就是嘛,那个生命系圣女我连见都没见过,晶姐姐可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当然是晶姐姐比较亲了!”

薇说这话时带着她惯有的撒娇的语气,仗着的就是姐姐们对她的宠爱,有时候连幻雪女神也会不自觉地露出宠溺之色。然而这一次,幻雪女神却笑容一收,道:“姐妹一体,不可有亲疏之分。记住我的话。”

这话说得十分郑重,银紫色眼眸深不见底,与浑然天成的神威融合,更是震动人心,两位圣女都被吓了一跳。薇不自觉地往秋的身边挪了挪,低声道:“哦,知道了。”

秋暗暗握紧了薇的手,却没有追问什么。但很快,幻雪女神又重新微笑起来,眼睛里的神色也变得柔和了。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么?没有看到晶平安归来,你们肯定是不会安心的。去人鱼宫看看吧,晶应该已经到了。”

两位圣女交换了一个欣喜的目光。

“真的?”提到晶,薇立刻忘了刚才的惊吓,“晶姐姐回来了?”

“她怎么做到的?”秋问。

“你们见了她自然就知道了。”幻雪女神微笑道,“好了,我也不留你们了。快回去探望晶吧。”

“嗯嗯,那我们这就走啦!”薇嘻嘻笑道。

“去吧。万事小心。”

“知道啦,多谢女神陛下!”

薇兴高采烈,秋却要沉默得多。犹豫片刻,她终于还是什么也没有再问,便和薇一起行礼告辞。

踏出水晶宫殿,小天使和花精灵都争着上来打招呼。一个正在浇花的光系花精灵太过激动,一不留神打翻了手中的水壶,壶中的水正好浇在一个小天使的头上。那小天使挥手挥得正起劲,突然遭此“偷袭”,气得涨红了脸,冲上去和那个花精灵扭打在了一块儿。

见状,薇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嘿,那只毛手毛脚的圣域精灵,就是上次在加西亚头发上打结的那只吧?”

秋也微微笑了起来。但她没有答话,只是朝天使和圣域精灵们挥了挥手,微笑道:“再见!”

说出这两个字,秋心中忽地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座华丽的宫殿。

“怎么了?”薇不解道。

秋回过头,微微笑了笑:“没什么。我们走吧。”

身后,美丽的幻雪宫仍然静静坐落在云雾中间,如一只看透沧桑的眼,冷漠而又悲凉。

……

“……是时候了。四方世界毕竟是你们的世界。有些事情,需要你们自己去经历,自己去探寻……”

……

等待着她们的,将会是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